御塵凡

雜食廚,希望有空能把自己的文整理好

【拜托了冰箱】【黃乐】賀喬遷

一定有、絕對有、不可能不有OOC,所以請客倌們三思而行。

另外、內容百分之八十甚至以上是假想,所以請輕噴。(雖然我不會聽(滾)



門鈴不停歇的連聲響動、讓剛在微博上發完訊息的樂樂一陣不耐,畢竟屋子裡凌亂不堪、亟待整理,這種時候不管誰上門他都想裝做屋裡沒人、但偏偏屋外的人就是不肯放棄、鍥而不捨的按著門鈴,逼得他不得不從眾多行李中起身前去開門。

「來了、來了!別老是按門鈴、按壞了你賠不起、」樂樂一邊應聲、一邊抱怨著,可當他打開門看見來人時卻愣了不止一下,「诶?老黃?」

「嗯、打擾到你了?」本想再按個兩次還沒人來開門就離開的黃研自然沒有漏看當樂樂開門時面上還未收起的不耐,於是他想也許自己來的不是時候。

「喔、沒,找我什麼事?」

「之前微信上看你說今天要搬家、所以我帶了點禮物來恭喜你喬遷。」

看黃研揚了揚手上的提袋、樂樂想起剛才在微博上看到的回覆,臉上露出一絲抱怨,「知道要來恭喜我、那為什麼不早點來幫我搬家?」
「那是因為你沒跟我說什麼時後搬家阿?」

「那你不會問阿!」

收了樂樂一個白眼、黃研連忙開口,「那你下次搬家我一定來幫你。」

「哼!這還差不多,進來吧。」


「我還沒時間整理、你自己小心不要撞到了。」

黃研一邊聽著樂樂說著、一邊閃過地上散亂的行李,等走到整體上算整潔的客廳時,他忍不住開口,「做為補償、要不我幫你整理吧。」

原本想直接答應黃研的好意、但下一秒又想到對方那絡繹不絕的餐廳,於是樂樂還是選擇,「不用了、你還要忙餐廳的活,有這個慰勞品就夠了。」

「餐廳還有其他人幫忙、沒關係的,倒是你這邊要沒人幫忙肯定到明天也是整理不完。」

「老黃、你這是在說我東西太多嗎?」

「的確挺多的阿....」

「黃研!」



有人幫忙總是比起自己一個人來的快速,樂樂將裝滿衣服的行李箱整理好、正打算開始整理化妝用具時,就看見黃研正拿著一本他自己也沒想過為什麼會出現在行李中的相簿,想到相簿裡面的照片、樂樂立刻上前從對方手上拿過相簿,「這個我整理就好。」

即使知道剛才手上拿的是相簿,但基於禮貌黃研是不打算偷看的,不過在看到樂樂有些過度反應時,他輕聲笑了笑、指了指對方護在懷中的相簿,「裡面是有什麼秘密嗎?看你保護成這樣。」

「裡面什麼都沒有、你少亂猜。」

「喔、那我整理別的了。」

看黃研沒有偷看的意思、樂樂拿著相簿回頭繼續整理自己化妝用具,但他卻不知道黃研早對這本相簿留了好奇心。



忙活了許久、總算大功告成,樂樂將最後的行李整理好、便直接躺到床鋪上,「搬個家真是累死人了。」

「那是因為你東西多。」

累個半死還要被人吐槽,樂樂立刻就不高興得從床上跳了起來,朝黃研那瞪了一眼,「黃研!你就不知道說話安慰安慰我嗎!」

見樂樂炸了毛、黃研上前握住對方指著自己的手,「那要不我請你吃飯消消氣?」

「這時間餐廳早休息了、上哪找飯吃阿?」

「你等我十五分鐘、保證有飯可吃。」

「那我就期待黃大廚的手藝了。」


─完─


題外話:


「你當初不給我看相簿的原因就是這個?」

「廢話!給你看到我還要不要做人阿!」

「那現在為什麼肯給我看了?」

「因為現在咱兩關係不一般了杯。」

黃研微笑地看著一邊拿手機刷微博、一邊不忘了翻兩個白眼表達自己有多無言的樂樂,手上拿著的是當初對方護的死緊不給自己看的相簿,原來裡面放的盡是兩個人認識之後一起拍的照片。


─真的沒了─



後記:

我對自己的腦已經不抱任何期待了、同時也對我不規律的文豐感到杯具,總之大家勉強看看吧、老是OOC真的是命阿(已哭

【拜托了冰箱】【黃乐】你最美

雖然好不容易取了個標題、但是依舊是個段子而已XD



樂樂今天很不對勁、從認識到現在雖然不是沒有看過對方消沉的樣子,但是像今天這樣從早上就情緒懨懨的模樣、真的是第一次看見。

『明明昨天晚上還挺高興得跟朋友一起出去吃麻辣香鍋,怎麼今天一早就變得懨懨的,不會是吃壞肚子了吧?可是看起來也不太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即便想問但前來用餐的人潮讓黃研始終騰不出時間,最後只能等到餐廳打烊後,準備兩人晚餐時的空檔開口,「看你臉色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

樂樂知道自己藏不住情緒的個性很不好,但他真的很努力在改進了,只是顯然效果不是很好;所以當被黃老師一問時、他覺得自己真的沒辦法在憋下去了,「黃老師、我是不是真的長得很難看阿?」

看樂樂消沉沮喪的半趴在吧台上、黃研原本想開口說些什麼;不過樂樂卻沒有給他開口的餘裕。

「為什麼有人會覺得我是人妖呢?」

「雖然我想學大張偉說的做,但是真的很困難、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黃研一邊仔細聽著樂樂絮絮叨叨、一股腦說著困擾他整天的事情,一邊沒有停下手上的做菜的動作。

「所以說、黃研你到底也給我個回應吧!」發現除了一開始的問句之外、之後便是自己一直單方面說個不停,而提問的連半點回應都沒有給、樂樂口氣上頓時帶了幾分拗。

「先吃飯吧。」

「不吃!」

黃研無奈地看著拗起脾氣來的樂樂,將菜放到對方面前,「真不吃?」

「不吃!」

「這可是我第一次嘗試做樂樂大廚的私房菜、難道大廚不想給我點評價嗎?」

「說什麼呢你、诶?」

黃研看著樂樂有些愣住的樣子、寵溺地笑了笑,「雖然隔了段時間、但是樂樂大廚不會忘記這份打敗過我的名菜吧。」

「怎麼可能會忘記、這可是我給陳曉特製的『你最美!』」話一講完、樂樂才後知後覺得紅了臉。

黃研對於樂樂突然不作聲的反應感到十分滿意,他笑了笑,「別人不喜歡你、覺得你不好看什麼的都沒關係,我喜歡你、我覺得你好看就好了,不是嗎?」

對於黃老師這種不解風情、但偶爾突然會說出讓自己招架不住話語的行為,說實在的樂樂覺得不管幾次他還是抵擋不了、於是他有些粗魯得拿起筷子吃起對方的特製餐點。


「這種膩歪死人的話、你從哪學的!」

「跟你學的阿。」

「哼!」


─完─


後記:

黃老師轉個彎誇人的方式、感覺就是會低調又帥氣;不過真的膩歪死人了XDD

【拜托了冰箱】【黃乐】小段子

這只是我個人看完樂樂深夜放毒(在十八茶膳)後的一點點小疑問、外加一些小腦補。

OOC大概有、請大家慎入。



看黃老師對於自己心血來潮的直播沒有任何反對的意思、那他當然也不會客氣順手將對方一起錄進影片中,畢竟在他眼中只要不反對那就是同意了;於是樂樂就這樣開心並享受地大快朵頤了起來。

被一起錄進影片中、坦白說黃研自己是真的沒想到,但是看樂樂意臉開心的樣子、他也不忍心叫他不錄,於是他只能由著對方、讓他怎麼開心怎麼去了。

「待會吃火鍋在告訴你們好不好吃、」

原先看到樂樂吃雞肉吃了滿嘴油就想拿紙幫他擦擦的黃研、在聽到類似中場休息的話後果斷的叫對方先停止錄影,拿了紙巾仔細地幫他擦了嘴,「等會先別錄了、專心填飽肚子比較重要。」

「可我都說要錄火鍋了、」

確定幫樂樂擦乾淨了、黃研坐回自己的位置上,雙手抱胸,「你忘記答應過我要好好吃飯了嗎?」

見對方擺明『沒得商量』的態度,樂樂即使不願意也只能撇了撇嘴,「那至少要讓我錄甜品吧。」

看樂樂一副自己不答應就要鬧脾氣的模樣、黃研只能同意了,雖然他還是想要求對方乖乖聽話好好專心吃飯就是了。

得到對方的同意後,接下來的火鍋樂樂自是投入全部注意力、吃的不亦樂乎;而且因為不用錄影的關係、他也有了更多時間跟對方聊一聊十多天不見各自發生的事情,雖然不用猜也知道對方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廚房裡忙,但聽到本人自己說、總比看微博裡的照片的感覺要好上幾百倍。

哼!他這可不是在吃醋!絕對不是!

即使知道樂樂瞬息萬變的個性、但是看對方一會吃得高興、一會又像想到什麼般折騰著碗裡的食物,黃研只是寵溺的往樂樂碗裡夾了幾樣他愛吃得食材,「是我做的菜不好吃嗎?讓你這麼不滿意的折騰它們。」

聽出黃老師語中的調笑的意思、再看了看自己碗裡面目全非的食物,樂樂心思一轉、將兩人的碗換了換,「當然好吃、黃大廚做的菜怎麼可能不好吃,我這是為了讓您好吃些、特地為您服務的呢。」

知道自己如果不吃掉面前這碗已經可以說是綜合全家餐的產品,那現在情緒可以用陰天來比喻的樂樂、一定會直接變成颳風打雷又下雨的狀態,於是黃研只能無奈的笑了笑,「那我還得感謝樂樂你的貼心服務了。」

「這是當然。」

看黃老師真收下自己所謂的貼心服務、樂樂的情緒一下由陰轉晴,他開心的從鍋裡撈了對方喜歡的食材、然後拿了一個新的碗裝了起來,「別真的吃那碗了、吃這個吧。」

「可這樣挺浪費的、而且其實除了賣相不太好之外,味道道挺好的。」

「真的嗎?我嚐嚐。」


「呸呸呸!黃研你騙我、哪裡好吃了!」

看樂樂炸了毛的樣子,黃研笑了笑、摸了摸對方的頭,「別氣、別氣,我去做甜品給你吃,你不是還要拍甜品給大家看嗎?」

「哼!快去快去、我要跟昆凌一樣的阿。」

「知道了。」


送上了甜品、黃研便靜靜的坐在一旁寵溺地看著樂樂開心的再次錄起影片吧即著嘴說甜品有多好吃,也許就是樂樂這種總是開心歡樂的樣子、讓自己不忍心讓他不開心、只想讓他每天都過的開開心心的吧。


─完─


後記:

我不管有沒有OOC了、我只希望乐乎不要再吃我的文啦!就算要考驗記憶力也不帶這樣玩的!

【拜托了冰箱】【黃乐】就只是個小段子

想了很久不知道要不要動筆、最後大腦的妄想獲得了勝利,於是只能在這對甜到不行的CP中認栽了(ˊ艸ˋ)

第一次寫超怕OOC、大家要拍也拍小力一點阿(躲



天氣晴朗、又剛好碰上大家都有空的日子,於是原先還在討論中一起出遊的計畫就這樣快速決議通過了;但所謂的大家有空卻也只有一天的空閒、所以距離太遠的地點都慘遭否決,最後拍板通過的是超級健康的鄰近山區健行。

起初這個計劃都進行的十分順利,冰箱家族沿路嬉笑打鬧的輕鬆爬上山、但在下山時體力上的懸殊就慢慢地顯現出來了。

「我走不動了、先讓我休息一下。」

原先走在不遠處的黃老師聞言、有些擔心的走到正靠著樹幹調節呼吸的樂樂身旁,「還好嗎?」

看著站在自己面前一派輕鬆黃老師、樂樂突然覺得有些不高興,他撇了撇嘴,「不好。」

「那我陪你在這休息一下?」

看著黃老師誠懇地說出提議、樂樂心中有了想開開玩笑的想法,「我覺得這個提議不好。」

「那就繼續下山?」

雖然早就知道黃老師不解風情的程度有點高,但聽到對方第二個提議時,樂樂還是很直接的翻了下白眼,「你怎麼不會說出背我下山這個提議。」

即便不解風情、但黃老師到底還是明白樂樂偶發的小性子,他默默的轉過身蹲低。

原先只是想開玩笑、卻沒想到黃老師真的打算背自己下山,樂樂當下有些不知所措、不過最後他還是溫順得讓對方背著走下山。

「黃老師你累不累?」

「黃老師我是不是很重阿?」

「黃老師要不你還是放我下來好了。」

「黃老師....」

黃研聽著樂樂沿途毫不間斷的話語、沒有回應只是默默的背著對方一步步走下山。

「樂樂你也太偷懶了、讓黃老師背你下山。」

聽見莎莎驚呼的聲音、樂樂只是炫耀般的甩了下頭「哼、我知道妳羨慕我。」

「我哪是羨慕你、我是擔心黃老師會被你給壓扁了。」

「我瘦得很、黃老師你說對不對。」

面對胡莎莎和樂樂的拌嘴、黃研只是推了下眼鏡,「樂樂並沒有很重、」

「看吧、黃老師自己都這麼說了。」

「黃老師、你這樣寵樂樂可不行、」

看莎莎與樂樂又開始新一輪的拌嘴、黃研只是淡淡的將自己方才還沒說完的話給說完,「只不過過了春節真的重了不少斤。」

「黃研你就不能說點好聽的嗎!」

「哈哈!我就說你一定變胖了吧。」

對於莎莎的揶揄而與對方再次拌起嘴的樂樂、黃研只是無奈地笑了笑,默默站到兩人戰圈外圍打算置身事外;他一邊看著互掐的短處的兩人、一邊出神的想著。


『雖然樂樂春節重了不少斤、但到底還是挺瘦的。』


─完─


後記:

我已經放棄人生了、我腦中循環播放著何老師的那聲『死去!』

如果OOC了(應該是直接OOC了)、真得很對不起大家、對不起拜托了冰箱;我只是想寫黃老師背樂樂的場景、跟莎莎歡樂的吐槽(ˊ艸ˋ)


那麼有機會我們下次再見、雖然我覺得我應該不敢再這樣對不起社會了(ˊ艸ˋ)